首 页 > “会不会做人”事关重大
 
 

好人一生平安

来源:周末画报

  说别人仇富,其实引起别人仇富的正是富人自己。做一个富有的好人首先意味着其财富来源是清白的。另外,富人还要懂得尊重别人,善待别人,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。

 

  一些富人对自己的生存环境感到担忧。社会上时而发生的绑票、抢劫、凶杀使他们在恐惧中生活,不得不多雇保镖、修高墙大院。有人将这种现象归结为仇富心态,呼吁要为富人创造一个安宁的环境。

  为富就要有被抢劫、绑票的风险吗 7 这让我想起了晋商的乔家。光绪年间山西大旱,盗匪四起。当时有一股四处流窜的盗匪想对乔家下手。他们在乔家堡转悠了好几天“踩点”,但不仅从佣人中找不到一个内线,而且从整个村子中都找不到一个耳目。不能里应外合,面对森严的高墙和武功高强的护院武士,他们只好失望而去。

  不仅仅乔家如此,从现有的资料看,像曹家、常家、渠家这些晋商大户,在贫富差距相当大,社会秩序混乱,盗贼四起的山西,还没有像今天一些富人那样遭遇安全危机。其中的原因就在于他们是好人。好人,无论有钱没钱,都是一生平安的。

  对富人来说,好人的含义是什么 ? 这首先在于他们的财富来源是清白的,是自己智慧与勤奋的结果。乔家这些富商大户都是白手起家,一步一步做大的。尽管做大后也会花钱买个虚职,也与官方关系甚密。但这是封建社会企业做大做强的唯一途径。他们不是利用官府的权力鱼肉百姓,为非作歹,而是利用官员做好自己的生意,例如汇兑政府财政的各种官饷。在百姓看来,他们富是“祖上积德”,或者能力与努力超人。百姓对他们的富是服气的,仇富心态就大大弱化了。当时的山西人对富人不是“仇”,而是“敬”,这与晋商清白、勤奋的发家史相关。

  做一个富有的好人还要懂得尊重别人,善待别人。晋商尽管文化水平并不高,但深受儒家文化的影响,他们以“仁”待人,体现了一种忠厚的道德风尚。乔家无论对仆人、员工还是乡亲都仁义有加。乔家对仆人相当宽厚,很少有侮辱打骂之事。除了吃住之外,“老妈子”每年的工资在 80 两白银左右,厨师在 100 两白银以上。乔家商号的员工待遇相当高,不仅在店里的吃住用高于当年中产人家的水平,而且中层管理人员还有身股、参与分红,他们的收入般年份有 1000 两白银左右,略高于当年的县太爷。

  这样的待遇,员工有什么理由去绑架东家,或与盗匪内外勾结 ? 乔家对乡亲尽到仁义。每年春节前向乡亲邻里赠送食物、钱财已成为一种传统。这样的富人邻里,谁去仇他们,谁去害他们?

  晋商不仅会做人,而且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。每到灾年时,他们会设粥棚,救济穷人。据《乔家大院》的导演胡玫说,她在《雍正王朝》中所说的向灾民施放的粥要求插上筷子不倒,解开布包不散,其实是乔家的要求。晋商常家不仅施舍穷人,还懂得维护穷人的自尊心。光绪年间山西大旱时,常家修戏台,雇用当地与逃荒来的灾民。这一举动的目的不是要自己享受,而是让灾民通过工作获得救济。工程直到灾荒过去后才结束。这样照顾穷人面子的善举,没有一颗善良的心如何能想出来 ? 受此恩惠的穷人当然不会去加害他们心中的善人。晋商大户平时为家乡修槽、修路、办义学,从事各种社会公益事业。这赢得了百姓的好评,也为自己编织了一个安全网。院墙再高,保镖武功再高强,也有一时疏漏之时。但深得民心才是保护自己的铜墙铁壁。

  富人所受的威胁不仅来自仇富的穷人,还来自同行业之间的竞争。你用不仁不义的手段把别人挤垮,害得人家家破人亡,人家能不用血腥的手段报复吗 ? 《乔家大院》中有一件乔家在包头争霸盘的事。这样的竞争在晋商中是存在的,但晋商作为一个商帮更多的还是合作。这就是晋商成功的群体精神。

  榆次天亨玉商号在资金短缺时,大盛魁不仅不拆台,还借给它白银三四万两,帮其渡过难关。以后,大盛魁经营困难时也得到天亨玉的帮助。票号之间相互融资,商号之间相互帮助,在晋商中屡见不鲜。同行未见其是冤家,合作比你死我活的竞争更有利于双方。《乔家大院》中乔致庸化解了与对手的中突就避免了以后的矛盾激化。这样来处理企业之间的相互关系,还用图穷匕首见,雇凶杀人吗?

  与晋商相比,如今的一些富人财富要超过当年的晋商,但做人方面却退步了。用非正常的黑道手段致富,暴富之后不知道自己姓什么,别说社会责任了,连起码的良知、同情心也没有。这样的富人能不四面树敌,处处有危机吗 ? 说别人仇富,其实引起别人仇的正是富人自己。多行不义必自毙。无论再有钱,也逃脱不了这个规律。能为富人创造一个安宁环境的不是别人,而是富人自己。只有了解这一点,富人才会有安全感。

  中国人讲究无论做什么,首先要学会做人。不会做人可以发小财,可以一时暴发,但决不会有晋商那样的辉煌。我非常喜欢《好人一生平安》这首歌,不仅曲调美,李娜唱得好,更重要的在于它表明了一个平凡而又不易做到的真理。愿富人都成为好人,愿天下太平安宁。

 

 
   
  <<<返回

 

 
版权所有:广州工程技术职业学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