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 > “会不会做人”事关重大
 
 

 

中日国民素质差距在哪里?

来源:南方都市报

  今年夏天,笔者作为中国精细化管理考察团的一员,对日本的企业、大学和政府的招商机构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考察。一周的所见所闻,我们对日本企业、机构的精细化管理有了深切的体会,更让我们感到震撼的是,这种精细化思想已经深深根植于这个国家的方方面面之中。一位中 国 教授说 : “即使中国现在跟日本在一个起跑线上,我们也未必能够赶上日本。”虽然事隔半年,但我觉得有必要将一些见闻记录下来。而当我准备将此文公开发表的时候,我却不由得担心 : 会不会有人看了此文,就认定汪中求没有民族自尊心了呢,甚或干脆就说我已经是今日的汉奸?

   日本人背后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,驱使着他们拼命地工作,而且在工作中互相督促、精益求精。工作时间,日本男性白领最常见的装束是西装、衬衫加领带,即使夏天室外 40 多摄氏度的高温也是如此。事实上可能没有谁管,但这是他们的职业化习惯。在任何单位,如果有人做事不努力或者把事做砸了,就会有好多“好管闲事”的人上来指责。我跟日本朋友总结说 : “日本人是宁可自己付出更多,也必须要获得或保留干预和指责他人的权利。”朋友回答说 : “真的是这样。这是一种氛围,逼着你提高。”

   如果工作的事情没有做完,日本人是不可能下班的,晚上 11 点半,我们在地铁站看到人流如潮。不少人一天打两份工,一上车就睡着了,太累了。在日本,男士平均结婚年龄是 35 岁,当父亲的平均年龄是 36 岁。很多人甚至都不敢结婚,不敢生孩子的人更多,在日本,政府的政策迫使你不得不努力。日本人的所得税非常高, 45 %;遗产税更高, 70 %。不能让你把钱存在那里,为自己养老做准备。到 65 岁,才有可能靠政府的津贴来养活自己。尽管压力巨大,但日本人的生活却从容而有秩序。

   日本社会流传一句话 : “管好自己,不给社会添麻烦。”每个人都是这么一个信念,整个社会公民素质就非常高。日本居民在街上如果一时找不着垃圾桶,就把垃圾带在身上,回家放进自家的垃圾桶。

   在垃圾处理方面,北京现在处于“集中堆放阶段”,但日本已经进入“分类处理阶段”和“精细管理阶段”,把垃圾分成三类 : 可燃物、不可燃物、瓶罐器皿。通常人们会在可乐喝完后把瓶子扔到垃圾桶了事,而日本人会把可乐瓶上的商标纸撕掉,丢进可燃物的垃圾桶,再把瓶子塞到装瓶罐的垃圾桶内 ( 因为瓶罐回收后也需要工人把商标纸撕掉 ) 。同样,家里用完了的酱油瓶,日本人往往会用清水把瓶子先洗一洗,再放到垃圾桶里,因为回收后也需要清洗的。摩丝类产品的空瓶子,日本人在扔进垃圾桶之前,会先给瓶身扎一个孔,以免存在不安全隐患。

   日本人非常彬彬有礼,一天到晚地鞠躬。大公司的高层也总是低着头走路,微闭着眼睛,自我收缩,甘为渺小。一位在中国、美国、日本三地的大学都工作过很多年的中国教授曾跟我说 : “即使中国现在跟日本在一个起跑线上,我们也未必能够赶上日本。国民素质相差 30 年。”虽然我们不喜欢听,但是我能理解,国民素质确实是不一样。

  ( 12 月 20 日  中国商业评论作者 : 清华大学特聘教授汪中求著有《细节决定成败》原文约 5700 字 本报有删节 )

 

 
   
  <<<返回

 

 
版权所有:广州工程技术职业学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