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 > “会不会做人”事关重大
 
 

 

教养故事

  有一件事,一直都难忘记,我常常告诫偶有成绩便有些得意的自己。

  这是一个关于教养的故事。

    上小学时,家离学校有十多里路,每天 “ 两头不见天 ” 还有可能迟到。为了赶上课,不至于被 严厉的 老师罚站在教室外面,天刚麻麻亮,我们便上路了,先走两里多山路,在走十多里公路,天天如此。那时候,公路上的车还不是很多,有谁某一天搭了顺路的拖拉机到学校,我们都要羡慕几天,更不要说搭了汽车呢。公路上那些飞驰而过的汽车,根本不会理会我们这群斜挎着帆布书包,蓬头垢面的山孩子,从远而近,呼的一下,便将我们抛在扬起的尘灰中。

     有一段时间,在我们家那一带,来了许多工程测量人员。一辆漂亮的面包车每天将他们送到工地。那位司机是个很热心也很爱小孩子的人,早上送人到工地后返回时,他总乐意捎我们一段路。连拖拉机都少坐的山里孩子,突然能够天天坐漂亮、干净、用白布套着座位的 “ 高级车 ” ,甭提我们心里多美了。那些日子,是我们几个山里孩子的幸福时光。我们计算好司机叔叔到达的时间,每天准时到哪儿上车。要是某一天错过了时间没有坐上车,就会懊悔一整天。我们盼望这车永远不走多好啊,司机叔叔乐于助人愿意捎我们,我们能少走路早到学校。我们都从心里非常感谢司机叔叔,都意天天看到他那慈祥的脸。

  有一天早上,我们急匆匆赶到司机叔叔的停车点,车已经停在哪儿了,但车门却紧紧闭着。司机叔叔在里边静静的抽着烟,我们以为他没有看见我们,便全部挤到车门边,等他开门。山里晚秋早晨的天气很冷,洁净的玻璃车门反映出我们这群衣衫不整、黑黝黝喘着粗气的山里孩子。

  许久,车门无声的开了。我第一个伸出脚,想早点进到车里去。就在这时,我们听到司机叔叔低低地说了一句:没得教养。我伸出的脚下意识地收回来了。伙伴们一霎间都停止了拥挤。好一阵,我们回过神,不约而同转过身,默默地,又开始用双脚量通往学校的路……山里孩子缺少教养,我们不会用好听的话来感谢别人的帮助,虽然朴实的想法一直埋在心里。

  后来,我选择了使更多山里孩子变得 “ 有教养 ” 的职业,我自己也用双脚量准自己人生的座标。只是,有时候,静静的想起那件事,还是不由自主的叹口气。

 

 

 
   
  <<<返回

 

 
版权所有:广州工程技术职业学院